1. <tt id="zxrys"><form id="zxrys"><del id="zxrys"></del></form></tt>
    2. <cite id="zxrys"></cite>
      <ruby id="zxrys"></ruby>
      <rp id="zxrys"><menuitem id="zxrys"><strike id="zxrys"></strike></menuitem></rp><tt id="zxrys"></tt>
    3. <rp id="zxrys"><nav id="zxrys"><button id="zxrys"></button></nav></rp>

      <tt id="zxrys"><form id="zxrys"><delect id="zxrys"></delect></form></tt>
      <cite id="zxrys"><form id="zxrys"><delect id="zxrys"></delect></form></cite>
      1. <b id="zxrys"><form id="zxrys"><label id="zxrys"></label></form></b>
      2. <rt id="zxrys"><progress id="zxrys"><acronym id="zxrys"></acronym></progress></rt>
        紅色視頻 | 紅色博覽 | 紅色網群 | 作者專欄 | 英模事跡 | 權威發布 | 領袖故事 | 史海秘聞 | 領袖故事 | 紅色戀情
        紅色聯播 | 紅色書信 | 紅色演講 | 紅色景區 | 紅色詩詞 | 紅色歌謠 | 紅色鏡頭 | 紅色游記 | 紅色書畫 | 紅色訪談
        紅色收藏 | 紅色格言 | 綠色景區 | 紅色精神 | 導游詞集 | 英模瞬間 | 特稿精選 | 紅色歌舞 | 紅色環球 | 紅色題詞
        景區地圖 | 紅色日歷 | 紅色圖庫 | 紅色文化 | 紅色課堂 | 精神大觀 | 長篇連載 | 紅色人物 | 紅色文物 | 紅色頭條
          當前位置:新聞類>>紅色聯播>>正文
        特稿:父親引以自豪的紀念章(組圖)
        2020-03-12 16:31:27
        作者:胡建東
        瀏覽次數:
        【字號 打印 投稿 糾錯 【收藏】 論壇
        分享到:0

            離休安享晚年的父親,在其革命生涯中得過許多褒獎,但最為父親喜愛并引以為傲的卻是一枚紀念章。 

            這枚直徑為50毫米,主要元素為五星、“70”飄帶、團錦結、如意祥云和光芒,主色調為紅色和金色銅胎鍍金的“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紀念章。是以中共中央、國務院、中央軍委名義,頒發給下述對象中符合條件的人員: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前參加革命工作的、健在的老戰士老同志;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獲得國家級表彰獎勵及以上榮譽并健在的人員;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因參戰榮立一等功以上獎勵并健在的軍隊人員(含退役軍人);

            ——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作出杰出貢獻的國際友人。

        圖1: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紀念章

            2019年9月29日上午,時年92歲的老父親非常高興的接受瑞金市組織部領導來家為其胸前佩帶“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紀念章。紀念章編號為2019418311。自此,父親只要穿上外套,這枚紀念章一定佩帶于胸前。

           

            只要一提起這枚紀念章,父親的話匣就會打開,或沉重、或開心、或堅定地講述他苦難的童年,講述他參加革命工作的歷練過程,闡明他認為做人做事應該遵守的原則與道理。今年春期間,受疫情影響,有更多時間細聽他“嘮叨”這些聽了多遍,但這次聽得更仔細,聽得更認真,聽得更系統的“陳年往事”。

            細細品味,父親既往的生平經歷,看似平凡、平淡,卻是和波瀾壯闊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孕育、誕生、成長和發展緊密相連。新中國的70周年,恰是父親擺脫苦難、翻身作主、為民奉獻,并得享從一個“孤丁”到兒孫滿堂、安享晚年的70年。

            我不競感嘆,個人的命運竟如此緊密地依賴于國家的命運。

            這次一開心,父親還把他視為寶貝、珍藏了不知多少年的“古董”全數分發給了兒孫們。

            分給我的寶貝中有一枚“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國家銀行伍分”銅幣。使我更加關注父親的苦難童年與解放初期的工作經歷,因為它均與當年蘇維埃有關、與紅軍有關、與英烈們有關。

        圖2:父親給的“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國家銀行伍分”銅幣
        蘇區民眾稱之為”紅軍殼子”,紙幣則稱之為“紅軍票子”

        圖3:父親在老家“李子園”改建后的住房里

            拍這張照時,我要求父親換件好點的衣服。我說你這樣著裝,一是不能體現共產黨領導下70年來人民物質生活水平的極大提高,二是外人看到會說我們做子女的不盡孝道。“無論什么時候,艱苦樸素,勤儉節約的精神都不能丟,何況是在家里”,父親堅持不換。我想除他所言之意外,“越老越戀舊”也是大多數人的必然,包括對自己用習慣了的任何物品。

           

            父親叫胡道燊,生于1928年9月。哇哇落地時,家里有爺爺、奶奶、父親、母親、叔叔和叔母,還有比他大六歲的姐姐、大月份的堂哥;此外另有一個比他大四歲,滿周歲時就送給了保定陸軍軍官學校畢業,時任國民革命軍何應欽部下的營長楊豹南做童養媳的姐姐。讓他引以為榮的是他父親,也就是我的爺爺胡長金(又名胡殿臣、胡鐵丞),畢業于江西體育學校。1923年,邀會籌足300銀元,與縣人周邦道(曾任江西省教育廳廳長,臺灣國民政府考選部政務次長)、劉惟甫、鐘映霞等接受過近代高等教育的進步青年18人,一起集資創辦私立綿江初級中學(瑞金第一中學前身),并任體育課教師。因該校倡導新學,叫“新派”,故而我爺爺與該校其他教師一樣,在小小的縣城均享有較高的威望。認識他的,都叫他“殿臣老師”。父親出生時,家境在村里雖不算富有,但因自有十畝地,還承租了公堂的田地,日子也算過得去。

            可天有不測風云。父親出生不到四個月,他父親因鼻角處“長疔”(一種毒瘡),不到半月去世,年僅27歲。同年12月,父親的叔父胡長宣又被國民黨靖衛團團丁鄧氏謀害于村東南的“接官亭”處。一年不到,連續走了二個男壯丁,家中的十畝地,年頭典出四畝用于埋葬其父親,年尾又將六畝地典給人家,花錢用于打官司和追討謀害叔父的兇手。那時國共二黨的軍隊在這里你來我往,一失一復,蘇區民眾稱之為“一紅一白時期”,時局非常動蕩,根本無人問津此事。后來兇手鄧氏及其靖衛團被紅軍殲滅,六畝土地由典變成了賣,落得個人財兩空。

            1930年6月7日,紅四軍進攻瑞金,解放縣城,次年3月26日,解放全縣境,進而建立起蘇維埃政權。此時,父親的叔母招了一個做蘇維埃政府工作的林姓男子做上門女婿,一家八口相依為命。

            然而,沒安居幾年,苦難還是接二連三地向父親一家子襲來。1934年春和夏,處于國民黨嚴密的經濟封鎖和第五次“圍剿”中的中央蘇區,物資極度貧乏,更是缺醫少藥。父親的母親和爺爺因病無醫藥可治,先后撒手人寰。“我母親走時,我還熟睡在她懷里。一早,還是姐姐發現母親已經死了,把我從她懷里拉開”父親回憶說。

            1934年10月,第五次“反圍剿”失敗,紅軍主力離開瑞金。在“白色恐怖”席卷整個中央蘇區的情形下,父親的叔母和林姓男子因怕連累家人,由1935年春雙雙離家出走,留下七十多歲的奶奶一人帶著三個未成年的曾孫輩艱難度日。因無法解決大家的溫飽,奶奶只好下恨心地把父親的堂哥(8歲)送給別人當“放牛娃”以保活命。自己手持拐杖,邁著“三寸金蓮”,不時出門“討飯”,以湊米糧之不足。有時還會帶上父親一同出門去乞討。盡管附近鄉村民眾多有認得她為殿臣老師之母,每每會給與些關照,但是時民眾普遍清苦,又哪里照顧得許多!

            父親說,一年寒冬的一天,奶奶獨自外出乞討。已近夜晚,天下著細雨,可奶奶仍未回來。急得姐姐和我沿路邊哭邊找,在離村西北四、五華里處的“畫龍崗”(以葬死人為主的黃土山岡)才找到迷了路的奶奶。說到此處,父親哽咽,說他刻骨銘心,每想到這,就想哭。

            這樣的日子一過就是三年。

            還好,父親8歲時,在其舅舅家的資助下,奶奶帶他到鄰近的“維新小學”去念書。因學校知其是胡殿臣的兒子,頗有同情和照顧,學費也可以有一年沒一年的繳,但要自帶桌椅,這樣免強讀完了高小。期間,奶奶多次與他講:要好好讀書,要記得一個叫鄢寰的人,與你父親有很多交往,你長大后要去找他。正因此,解放后,使他與從未上過學堂的堂哥走上了不一樣的人生路。
        父親13歲那年,姐姐出嫁,奶奶把堂哥接回家一起住。高小念完后,14歲的父親開始出門做童工,得以糊口。18歲那年(1945)冬,81歲苦命的奶奶撒手歸西。為安葬奶奶,向人典租谷五擔用于買棺木和請先生,另與姐夫到亂墳崗處抬回一塊無主墓碑,請風水先生把原碑上的字磨光后再刻上奶奶名字以作墓碑。

            也是這年的大年三十晚,保長帶上鄉丁來村抓壯丁,父親和堂哥道琦僥幸逃脫,鍋里剩下不豐盛的年夜飯也沒來得及吃。自此,二兄弟有家難回,四處漂泊。堂哥常年在外奔波于各地江河之間,以捕“水獺”和賣魚線、魚網為生;自己則躲到縣城替人做幫工。

            那時,他多想找到奶奶告訴他那個叫鄢寰的人吶!

            1949年8月23日,中國人民解放軍第48軍144師432團321支隊進軍瑞金,解放全縣,即日中共瑞金縣委、縣人民政府成立。25日新政府即告示招收工作人員,做支前工作。父親即報名參加,故他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前參加革命工作的”離休干部。
        父親說,當時工作不拿工資,只管飯,但他也認準了,從此就跟著共產黨干,共產黨到哪,他就跟到哪!

        圖4:這是父親出生與長大之地,圖片正面左邊三間,胡氏族姓“李子園”村的老住宅

            解放后,得民政工作之便,我父親才知曉鄢寰。那個自己奶奶多次交待、自己期盼十多年希望找到的人,是共產黨員,還是瑞金中共組織的創始人,但苦于一直無從尋找到他的下落。

            父親回想自己讀書認字后,在家看過其父親留下的《勞農政府與中國》、《國家與革命》等書籍及一些宣傳單。可惜,自己一直珍藏的這些文獻,在文革時卻被紅衛兵給抄家抄沒了。

            父親也由此推斷,自己的父親可能是與鄢寰單線聯系的中共地下黨員,只有找到鄢寰,才能揭開自己父親的另一重身份。

            去年清明節,我們一家人到為我爺爺奶奶新立的墓地去“掃墓”時,父親睹物思人,又提起鄢寰。我告知他:最近我已查證清楚,你找了一輩子的鄢寰,他原名叫鄢日新,別名叫鄢寰、鄢一心、鄢日盛、龍在天,1893年生,興國縣人,黃埔軍校畢業。1926年秋,鄢寰以國民黨民運特派員和第十四軍政治部工作人員的身份來瑞金視察國民黨黨務,并秘密籌建共產黨組織。此后多次來瑞恢復黨組織、開展革命活動、組織和領導農民暴動。1931年冬,時任紅35軍參謀長的鄢寰(在部隊時叫鄢一心)因“肅反”擴大化被錯殺,年僅38歲。他聽后沉默良久......沒想到奶奶告訴他要尋找的人,早在他奶奶生前就去世了!

            對于父親來說,當年瑞金的新派青年才俊,擁有當時革命者所有特質的父親,是否還有早年共產黨地下工作者的身份?成了永遠的一個謎。

            同為瑞金綿江中學創始人之一,曾任過民國江西省教育廳廳長周邦道秘書的劉云僧老先生于1986年為我爺爺寫的小傳中提到:“當年第一個來瑞傳播革命種子的鄢寰、肖以佐(興國人,南昌起義時為連指導員,1931年7月肅反錯殺時為紅20軍政治部主任。筆者注)兩人,來了落腳綿江中學。我和鐵丞為時校最年青教師,鄢寰也就和我們談得更多。國際歌就在我們住的大禮堂傳開的”身份復雜的劉云僧其時也不知道鄢寰是中共地下黨員。

            我猜測,爺爺當年不惜把剛滿周歲的第二個孩子送給當時的國民革命軍軍官楊豹南的兒子做童養媳是有用意的。那時正是國共二黨第一次合作的“親密期間”(1924年-1926)。為了信仰,共產黨秘密戰線的同志做出送子女給國民黨軍官聯姻,以取得其信任或更好地掩護自己的行為,是符合當時時局與一個地下工作者的行為方式的。

            現年97歲仍然健在的我小姑,因楊豹南父子早逝,未成其媳婦,成年后另嫁于人。每當我去看她時,也時不時的會聊起她在楊豹南家做童養媳期間的喜怒哀樂與悲歡離合。說到傷感處,小姑常會流淚,但隨后是個微笑。我想,除了遺傳基因使她雖經太多苦難仍得以長壽外,用微笑面對苦難、面對過去,也是她得以長壽的重要秘決之一。

           

            參加革命工作后的父親,與那個年代絕大多數熱血青年人一樣,如魚得水,忘我工作。不到二年父親加入共青團,不到四年即成為了一名共產黨員,期間獲得“土改英雄模范”、“送糧模范”等眾多榮譽。

            1955年,父親被組織上送到江西行政學院培訓學習,這也是他經常引以為豪的一件事,可能也是養成他至今嗜書如命的開始。只要他的書,不論有用無用,不論專著還是雜志,包括每年市老干局為他訂閱的《老年之友》雜志,均不許家人拿去作它用或作為廢紙賣掉。去年,他還叫我要把他在行政學院學過的《辯證唯物論》等書籍帶走,說這是他學過的教材,要我也讀一讀。 

        圖5:1956年“五一”節省民政班四組學員在江西省行政學院培訓時的合影。前排左二為父親。

            1956年,組織上把父親安排到瑞金縣民政局工作,任主持工作的副局長。他說,他是第二任局長,全局只有7個人,他在那任職不到二年,但做了很工作。其中“三件大事”,他最為樂道,認為做得最值得、最有意義。這“三件大事”的一些細節,有的鮮為人知,有的發人深思。

        圖6:中華蘇維埃臨時中央政府大禮堂舊址

            中華蘇維埃臨時中央政府大禮堂舊址,有無數人來此參觀過,留過影。是瑞金最著名的紅色景點之一。江澤民稱之為:“當年的人民大會堂”。

            當你去參觀時,講解員一定會說大禮堂建筑的三個特點及其重要會議與舊址的破壞與恢復:一是視線非常好,在樓上、樓下每個角度都可以看到主席臺;二是大禮堂的回音效果很好,在主席臺講話不用麥克風大家也可以聽得清楚;三是門窗特別多,大禮堂四周共有17道雙合扇大門,四十一扇窗戶,便于人員疏散、通風和采光,而且從安全角度考慮,大禮堂后側修建了可容納2000多人的防空洞。

            1934年1月21日至2月1日,第二次全國蘇維埃代表大會就在這里隆重召開的。大會期間,毛澤東作了“中央執行委員會和人民委員會兩年來的工作報告”,《毛澤東選集》第一卷中《關心群眾生活,注意工作方法》、《我們的經濟政策》這兩篇文章就是從這個報告中節錄下來的。“二蘇”大會結束后,在大禮堂還召開了許多重要會議。

            1934年10月紅軍主力長征后,國民黨軍隊將其拆除,大禮堂僅存殘垣斷壁。現在大家看到的大禮堂是1956年按原貌修復的,1961年被國務院公布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 << < 1 2 > >> >>|

        (責任編輯:cmsnews2007)
        ·上一篇:特稿:【毛澤東紀念章】第五章 陜北歲月(2/12)-入住中國革命勝利延安(上)(組圖)
        ·下一篇:無
        ·特稿:【毛澤東紀念章】第五章 陜北歲月(2/12)-入住中國革命勝利延安(上)(組圖)
        ·特稿:陜北歲月——陜北吳起鎮,毛澤東痛哭紅軍將士(組圖)
        ·特稿:河南李春江等眾多民間中醫建議(草案可修改)
        ·特稿:關于舉辦第一屆《振興中醫座談會》啟事
        ·特稿:關于舉辦第一屆《振興中醫座談會》啟事
        ·特稿:關于舉辦第一屆《振興中醫座談會》啟事
        ·特稿:共同戰“疫”,38軍后代詩贊英雄。(組圖)
        ·特稿:毛澤東群眾路線思想溯源及其人際交往的當代價值
        ·特稿:武漢這座英雄的城市 也有我們在默默守護(組圖)
        ·特稿:武漢這座英雄的城市 也有我們在默默守護(組圖)
        中國紅色旅游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中紅網”或“特稿”或帶有中紅網LOGO、水印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頻視頻稿件,版權均屬中紅網所有,允許他人轉載。但轉載單位或個人應當在正確范圍內使用,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稿件來源:中紅網”和作者,否則,中紅網將依法追究其法律責任。
        2、本網其他來源作品,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豐富網絡文化,此類稿件不代表本網觀點。
        3、任何單位或個人認為本網站或本網站鏈接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權益,應該及時向本網站書面反饋,并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侵權情況證明,本網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將會盡快移除被控侵權的內容或鏈接。
        4、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與本網聯系的,請來信:js88@vip.sina.com
        5、聲明:凡投稿者一經采用,一律沒有稿酬,且版權歸中紅網所有!
        特稿:父親引以自豪的紀念章(組圖)
        郭素嬌:也想——致敬抗疫一線人民英雄
        【毛澤東紀念章】第五章 陜北歲月(2/12)-入住中國革
        張愛生:【毛澤東紀念章】第五章 陜北歲月(2/12)-入
        特稿:【毛澤東紀念章】第五章 陜北歲月(2/12)-入住
        陜北歲月——陜北吳起鎮,毛澤東痛哭紅軍將士(組圖
        張愛生:陜北歲月——陜北吳起鎮,毛澤東痛哭紅軍將
        特稿:陜北歲月——陜北吳起鎮,毛澤東痛哭紅軍將士
        陳春華:(七律)抗疫
        特稿:河南李春江等眾多民間中醫建議(草案可修改)
        特稿:2015年“9·9”深情緬懷毛主席(組圖)
        特稿:2015年12月26日,毛主席親屬和身邊工作人員懷念
        特稿:圖說誰參加了葉選寧的遺體告別(組圖)
        特稿:痛悼李昭 懷念耀邦——李昭同志遺體告別儀式
        特稿:深切懷念李昭同志 齊心同志送來花圈(組圖)
        特稿:董必武之子董良翮同志追悼會在北京八寶山舉行(
        特稿:最后一位開國中將王秉璋同志遺體告別儀式在京舉
        特稿:老一輩革命家譚震林同志長子譚淮遠病逝
        特稿:2016年“9·9”深情緬懷毛主席(組圖)
        特稿:粟裕大將夫人楚青遺體送別儀式在京舉行(組圖)
        特稿:“情滿淮安”——日本松山芭蕾舞團首次來到
        特稿:開國中將陳先瑞夫人王彥同志在京逝世(組圖
        特稿:賀曉明、林炎志等晉綏革命后代赴興縣迎17名
        特稿:毛澤東親屬赴朝鮮祭奠志愿軍烈士(組圖)
        特稿:毛主席機要秘書謝靜宜在京病逝(組圖)
        特稿:高波同志遺體告別儀式在京舉行(組圖)
        特稿:湖北紅安舉行開國上將王建安誕辰110周年紀念
        特稿:季振同黃中岳冤案始末(組圖)
        特稿:紅西路軍后代2017年新春團拜會(組圖)
        特稿:《共和國將帥肖像油畫集》及畫像贈送儀式在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意見反饋 | 版權聲明
        投稿QQ:402022481  463917348
        投稿郵箱:js88@vip.sina.com
        中紅網—紅色旅游網 版權所有
        冀ICP備05003408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2005850
        台湾佬中文娱乐香蕉网-黄色视频网站在线观看-日本网站大全黄页视频